市场的至暗时刻:新三板企业是“离开”还是“留下”?
来源: 洪小任
12.21 16:18
7818
47

“新三板2018年‘否’已经极致,期待2019年‘泰’能速来。”这一采访回复凝结了新三板从业者最殷切的期盼。

2018年,作为改革年,新三板政策跌宕起伏,经历了行情不断下探的一年。

12月12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调查显示,除了做好份内事之外,新三板各方把最大希望寄托在政策红利上。



改革年的至暗行情


12月12日,南山投资创始人周运南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2018年的新三板,可以说是全国股转正式成立近6年来,市场的至暗时刻。”

截至2018年12月12日,今年以来三板做市指数从991跌到732,跌去26%;三板成指从1027跌到971,跌去5%。且全年日成交额基本上都在5亿元以下,交易急剧下降。

“投资者的交易欲望不强烈,交易成交可能性极低,市场信心严重不足。”周运南说。

对于新三板企业来说,“离开”还是“留下”,这成了一个重要问题。

Choice统计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12日,今年以来挂牌企业548家,较去年的1965家,减少了72%;而反向操作——新三板摘牌企业在大幅增加,2018年为1431家,比起2017年的709家,增加了102%。

对此,九泰基金产业投资部总经理郑立昌表示:“新三板2018年应该说是波澜不兴,指数和交易量双双下滑,主动摘牌公司增多是市场很重要的一个特征。”

周运南表示,“从企业角度来看,摘牌企业数量高居不下,退市数量远高于挂牌数量,形成负增长,同时在企业质地上,目前主动摘牌企业的质地明显远高于新挂牌企业。”

难得的是,年底11月26日至12月6日,三板做市、三板成指这两大指数出现了9连阳,市场情绪一度为此兴奋。是否新三板转折时机到了?

对此,12月12日,南北天地董秘崔彦军向记者表示,“虽然近期做市指数九连阳,但是由部分权重股持续拉升的结果,没有形成整体行情,交易额也并未放大。所以,新三板市场好转的路还很长。”

九连阳之后,新三板两大指数又进入了下跌通道。

事实上,2018年曾是让新三板市场燃起希望的一年,这一年新三板政策改革跌宕起伏。

崔彦军指出:“2018年是改革年,但不够彻底。在2018年股转公司推出了很多改革措施,但基本是存量改革。它是针对市场实际情况,对原有制度的完善和补充,这让市场信心有所恢复。”

这一年,新三板在年初明确了 “三类股东”、升级交易制度等两大重要政策,二季度改革政策进一步走向“3+H”、服务小微企业,三季度则明确交易免税、论证精选层的可行性和必要性,四季度进一步推进资本市场改革、集中优化存量,并发布新三板交易免税政策。

不过,对于即将过去的2018年,周运南的评价是:“整个新三板圈怨声载道,股转公司今年在存量改革上也做了诸多努力,但在增量改革上却明显心有余而力不足。”

即将横空出世的科创板,对新三板圈的心理影响不小。

“新三板必须迎难而上,加快实质改革的步伐,改善市场参与人士预期。”崔彦军表示。


关注政策改革


2019年,新三板企业和机构都面临诸多难题,它们能否穿越黑暗走向黎明?

作为新三板企业高管的崔彦军表示:“新三板最大的挑战是企业业绩下滑风险,以及科创板的推出。假如优秀企业陆续离场,投奔海外市场或科创板,一方面将进一步抑制投资者对新三板的关注,另一方面也会不利于新三板的改革推进。”

“作为企业,首先是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市场、产品、技术,另一方面等待新三板改革落地,也时时关注其他资本板块的发展。”崔彦军说,“只要企业质地优良,各个资本市场都有机会,否则再开多少板块,也是别人的资本市场,与自己无关。”

12月12日,创新层伯朗特董事长尹荣造告诉记者,“关键是挂牌公司做好自己。”

机构投资者也把新三板2019年投资策略与政策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。

郑立昌认为,“2019年最大的挑战是怎么激活市场交易,这取决于怎么抓住国家现在支持小微企业的重要机遇,推动新三板市场基本制度改革,清晰新三板证券交易场所的定位,推动分层和投资者门槛降低,解决这些制约新三板市场发展的关键障碍。”

“2019年新三板投资除了优选投资标的之外,还要关注政策变化,因为变化可能关系到未来投资退出路径的变化,会对投资策略造成重大影响。”郑立昌说。

周运南表示:“展望2019年,新三板有希望走出泥潭。我的投资策略是谋求成长性红利,期待政策性红利。“

周运南2019年具体操作思路有两个:一是继续选择新三板“小而美”高成长性小市值公司进行长期价值投资,二是选择已经初具规模的新三板“蓝筹”公司进行精选层概念股布局中长期投资。

周运南认为,“只有精选层才能扛起挽狂澜担子。”
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庞华玮

我要卖老股

免费发布,快速成交

我要买老股

信息真实,价格公道